• 2013-01-22

    在外的冬天 - [随手留记]

    Tag:
    今晚与父亲同学及其公子一起在峨嵋吃饭。饭毕,结账的阿姨说,外面下雪了。来时路上方才讨论过今冬算是暖和,不曾如何下雪,不以为然穿上大衣走出门外,却吓了一跳。街道两旁停满的车辆已覆上一层白雪,而空中举目所及,似是糅合了谢家兄妹两句小诗,柳絮般大小的雪...
  • 2010-11-19

    关于

    Tag:
    This is an example of a WordPress page, you could edit this to put information about yourself or your site so readers know where you are coming from. You can create as many pages like this one or sub-pages as you like and manage all of your content inside of WordPress.
  • 2010-11-19

    Hello world! - [未分类]

    Tag: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 2010-11-16

    十一月 - [未分类]

    Tag:

    “就像躺在无际的草原,望着天上的云朵,觉得每朵云都飘得好慢好慢。可是休憩片刻再睁开眼睛,天空一片陌生,之前的云朵却已毫无踪影。”

    时间总不忍回看。

    可是,这是十一月了。2010年,11月16日。

    周围的一片黑暗与寂静,是22岁的前夜。

    不管宁愿与否,22岁,时间线上彰然一道裂痕。

    从不在意曾经,也反感活在过去。

    试着顺着记忆回溯,唯一的不适,大概是惊讶这些回忆,从数年之前到或不及月余,无论曾有多么刻骨铭心,竟然都已沾染上浅浅呛人的灰尘味。

    呛到的,是陌生。

    “有太多的如隔世。也有太多的新幻景。既被固定在当下,又有何可惋,或何可妒。”

    这是曾写在space里的一句。某个节点,去年夏天。

    一样,当时的心境,时隔久远,亦已模糊。但是现在重新读到这句话,却颇为欣慰自己应该并未远离。隔世幻景,都不如当下。

    当下。从未像如今这样完全需要自己去掌握主导自己的未来。不带任何忐忑,欣然的接受风口浪尖的位置。

    “whatever, it may be my lucky to stand here till the last and thanks to the one who drives me for the past year, I can’t imagine how things would go down without you.”

    仍是space里的一句。8个月前,大概定下Lehigh之时。感谢一直给过我支持与鼓励,让我感觉到有你们在身边的人们。新朋旧友,都是我会永远珍惜的人。也谢谢来自你们的所有生日祝福。

    最后的文字总是要留给爸爸和妈妈。爱你们。

    PS:我妈似乎很有难度的把给我的电子贺卡给寄丢了……

    就是这样了。太平洋两岸都停留在这一日的时间,还有10小时不到吧。

    也会是我对space说告别的时候了。

  • 2010-11-08

    16号以后用blogbus - [未分类]

    Tag:

    http://c-chronicle.blogbus.com/

    先把链接放着吧。注册很久了。

    space转到Wordpress,大概就不那么想用了。

    到时候再搬家。

  • 2010-10-29

    The End of October - [未分类]

    Tag:

    十月终于要结束了,不知道是漫长还是恍惚的一个月。

    天蝎月。

    这个Space也要结束了吧。

    留不住的,总归留不住。

    不过这个space现在也是我留下不多能写东西的地方了……国内都无法登陆了,而link又那么少,不会打扰。

    刚才点开了过去两年来的每一篇日志,发现原来我错乱了好多时间线。

    看到了些微回复中的一条。

    “给自己内心找一个INVISIBLE SUN吧。”

    我觉得我现在最容易最自然的表情,就是对自己无情的嘲笑了。

    真的。

    就算阴暗都被抛弃,invisible sun也只会永远熟悉而遥远。‘

     

     

    应该还是会换一个blog。

    不然,就干脆继续用blogbus吧。

    删掉所有根本不应该存在的文字。

    以及标题。

  • 2010-10-20

    好了

    Tag: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0-10-02

    倒数 - [未分类]

    Tag:

    也许是因为space就要死掉了吧,曾经几个月不来看一下的地方,现在尤为珍惜。 连live writer都不用了,直接开主页,添加日志。 每一篇日志都是倒数。 就是这种倒数的心境,是不是容易想通透很多。 起码是好一些的通透。

    混了个Proctor的机会,也终于在这个学校有了悠然而自主的感觉。 也算是摆脱了过去一年极为不自控的身体状况—— 前天隔壁同叫cc的邻居说我脸看上去瘦了些可是昨天下午楼下室友看到我facebook照片后大叫你以前怎么是这样子于是我又很无奈了。 所以继续这样我认为很好很健康的方式吧。 不过这段时间就不用再考虑如何精进下厨艺的问题了。

    快要期中考了。前几天度过了最后的热浪吧,随后一阵下猫下狗直接将天气打入深秋。 叶子渐渐变红了,everything fall.or falls.本该是喜欢的时候。 人说最好的时光。可是 今天晚上走在packer avenue上,夹在两边厚实的建筑构,寒冽冷风,却听更为瑟瑟发抖的同行者说再过一个月也许就要下雪了。 Season Changes. The cherished never stays.

    今天下了TBBT S04E02,本来看的很索然无味的一集,到最后听到Penny靠在门框对Sheldon唱Soft Kitty Warm Kitty,突然就忍不住了。 到最后略带颤抖的purr purr purr,只是感谢屏幕很适时的黑掉。

    十月。
  • 2010-09-28

    Space要没有了? - [未分类]

    Tag:

    留个记号,6个月后,兴许这个地方就不存在了。

    6个月会有多少变化呢。

    So many has changed,every yesterday is a vague dream that I may easily fall into without knowing road ahead.

    And this time no one shall appear, no one is around.It's all on me to do things right, to insist on the glimmer of hope with all kinds of torture in heart and undertake timeless suffering through dark night.

    I just hope I will still be myself,a me that I don't hate at present,after all the wheels of fortune stop.

    We shall see.

     

    今晚在图书馆写下的话。

    在space的最后,总是无言。

  • 2010-09-25

    Black Humor - [未分类]

    Tag:

    来到这个词的原产地,于是也变得很black humor 一般。

    好好笑。

    觉得life sucks的时候,那就真的sucks了

    但是vice versa

    继续吧。

  • 2010-09-24

    暗戏

    Tag: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0-09-18

    doubanclaim1127b9d636b2e35b - [未分类]

    Tag:

    doubanclaim1127b9d636b2e35b

  • 2010-09-04

    可悲的疲惫

    Tag: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0-09-03

    无所 - [未分类]

    Tag:

    最密切的新室友是深圳人。他经常说而又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无所啊……”

    于是我每每会顿一顿,去把“无所”和“无所谓”联系在一起。

    怪不得我,无所本来就是一个灵活度相当大的词汇,嗯,本行点说法就是弹性过大。如要表达无所谓,关键词其实落在最后一个字上。

    可是此二字听多想多了,似又飘之不去了。

    缺少最后的字眼,“无所”就显得孤零而无稽。只是加上所缺匮的,却也摆脱不了这种伶仃之感,从来难见完满。

    老无所依,无所适从,一无所知,xxxx最后忍不住想拉个居无定所进来。

    总不是那么一个无所谓。

  •       总是在一段时期之后迷惑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偶尔觉得自己很不像自己了,比如现在。但是又感觉到若干些时间之前的影子——若干是多长?也许是2,3年,又或者6,7年?曾经以保持本心与本性来提醒自己,可是回想下觉得很无奈。

          以不同姿态开始,交杂于不同的故事,伴随着各个时期特有的心性,却只看到或预看到唯一相同的地方是陷入熟悉到觉得奇异的泥沼,这无疑就是无奈的阐释之一。

          也许一直以来,我也只是和自己讲话。所以我不会憋闷委屈,因为总会有个我为自己排解消除。于是现在,很轻很小心,就一直这样,到底能不能如我所愿?又或者,真正可以平和的面对,某些两边看上去都很难消弭的阴霾?

          又或者,还是自己告诉自己,都是自己犯过的错误,所以安心承认,一个熟悉而不知轻松沉重的结局是自己活该之至?

          某些奢望,某些绝望吧。

  • 2010-06-14

    六月 - [未分类]

    Tag:

         六月,我还是写在我的space里。

         这个月份里我突然惶然的察觉,那些似乎永远“只是想想”的东西,都浮出来窜到我眼前。

         我知道我准备好了某些。

         我不知道所谓准备,在真的遭遇发生时,是否还有用。

     

         毕业了,回首太累。

         同样毕业了的妹妹,我知道我的某些期盼即使压在自己身上,都会让人难受。希望一切顺利,希望能去好的学校。

         爷爷,结果出来之前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是希望一切都好。真的,一切都好。

  • 2010-05-27

    不再翻开的书页 - [未分类]

    Tag:

         最后还是打开了电脑。

         似乎越是要记得早起,就越没有办法让自己乏困了。

         看完一本铁梨花,仍然清醒的让人抓狂——这种清醒,让我可以努力去分辨窗外密雨坠落于何处,以及它们敲击出的层次感。

         于是抬头看看正对着我的书架。书架曾经是我的时间沙漏。在那段“曾经”里,我会带着惊异的喜悦翻开每一本陌生的书,也会很满足的去寻觅曾经在每一页纸张上留过的痕迹,好重温我本已熟知的故事。

          只是最近很多很多年,我似乎再也没有过这种经历。仍然有着和以前一样的阅读速度以及良好的记忆力,但是一旦合上封面,似乎就再也不会将这本书打开。即使我再喜欢再依恋这本书和我一起制造的世界。

          也许只是因为以前我能够接触的书仍然太少,或者时间太多。所以才会用如此没有效率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对某本书的珍视。所以现在,总会有新的书去让我沉迷,而时间那么紧促。打开书页,就认认真真的去汲取。而闭上,就不再翻开。

          只是不知道到底,自己更喜欢的是哪一种。

  • 2010-03-27

    This is it… - [未分类]

    Tag:

     

    Olin的拒信终于来了,从申请伊始就开始企盼的学校,还是与我无缘。如此,最残虐的一段时期已然过去了。

    过去半年里做了好多irrational的事情,造成这种境地咎由自取。

    这确实在个人成长中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是偶尔还是会怀疑下自己,有没有付出太大的代价?

    whatever, it may be my lucky to stand here till the last and thanks to the one who drives me for the past year, I can’t imagine how things would go down without you.

     

     

    summer too far

  • 2010-02-28

    What I've done

    Tag: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10-02-28

    二月@Amnesia - [未分类]

    Tag:

          我发现我的时间观念总在12点的指针面前变得稀薄

          所以总是算不准深夜的日子

          或者,用更精确的话来说

          就是压根不会想起,一个指针昂然的与重力呈水平相反方向时,不仅仅代表12点过了,更代表,新的一天来了。

          what makes even worse

          现在的生物钟,明显是朝着3、4am去的。

          这就有点要命了。

          尤其是一晚上喝了小半杯酒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再醒来之后。

          我非常确信,当我在飞机上跨越完国际变更线,会是类似的结果。

          so……我还是自己撞墙去吧……

          every word is reasonable except my own ones……

     

           ps: all the best wishes

  • 2010-01-16

    稀疏 - [未分类]

    Tag:

          时隔半年,再次来看看这里,发现live writer的图标都变过了。一只笔写出一道无限来。

          恍恍惚惚过了这么多个月。让人很难说出什么话来。

          深深了解自己的敏感是只能掩饰于外人却无法自绝于自身的,毕竟很多事情太荒谬和讽刺,就像冬夜点起一根烟抽发现是薄荷味的而丝毫不能御寒一样。

          貌似马上可以有QQ2010了,又能从无可奈何的聊天记录中解脱出来了。删而不忍不删又是运行的拖累,所以说是无奈。自然尘封,总是最好。

  • 2009-07-22

    Eclipse - [未分类]

    Tag:

    今天是7月22日,日蚀了,但是我没有得到超能力

    但是总归是特别的一天

    就在写完上句的时候,我把我的阴暗blog找回来了。

    因为我去搜索了一下关键词blackhole——作为celestial的相对

    我当时只是想说,也许我要不断的重复这个词赋予我的星命

    结果就这么简短的加了两三个词,就google出了某一触目惊心的页面:还是唯一结果

    搜索引擎真可怕

    那就没什么好在这里说的了。

    留个tag……index……or whatever

    在即将进入最后一年大学生涯时还要如此的波澜诡谲,是为了将来,可以不断的用回忆,来写令人呕吐的小说么。。

    嗯,最后,表妹和小d生日快乐。

  • 2009-07-20

    NC - [未分类]

    Tag:

    想尽脑袋得出一个有所指代,却不可能让别人猜出来,更不可能被搜索引擎搜到的账号户头,拿来开一个集齐了各种阴暗丑恶心理的blog——然后半年没动——账号忘记了……

    这就是脑残……

    如果遗憾的意思是sorry的话,那还是不要说出口的为好。

    想去ctrl+x——ctrl+v一些很痛苦的反诘。却连阴暗blog都没办法用了。那就只能装在自己心里咯。。

     

     

     

    一年一轮回,很有道理的。偶尔的升降变调,会增添更多的谐趣。

     

     

                             分割线一下(如果你没有看到一条虚线,那么你的视力肯定远在我双5.3的眼睛之下)

     

     

     

    其实只是想写几个大字上去

    中文:驱动力   驱  动  力

    英文:MOTIVATION    M-O-T-I-V-A-T-I-O-N 

     

     

     

     

     

     

    对了我其实没有用分割线。。但是考虑我国视力平均水平。。我括号里的话。。也不会为错。。

    武汉很热。如果被冷到了。记得谢谢我。

  • 2009-07-19

    回来了 - [未分类]

    Tag:

    回来了,却不知道再要去哪。

     

    燥热的天气里总是容易想起高三结束的暑假一直有听的一首歌夏天的风

     

    最近抓虾总是出错,莫名其妙的把很久没更新的blog翻出来后面打个括号标上数字。看了下googlereader,又觉得重新把众多blog地址拖进去很麻烦。

     

    总结一下高中结束后的各个暑假。会发现很有趣。

     

    回来吧。

  • 2009-07-08

    歌词 - [未分类]

    Tag:

     

    分生

    一个我像不会累一直往前

    一个我动弹不得伤心欲绝

    我不确定 几个我 住在心里面

    偶尔像敌人 偶尔像姐妹

    一个我在网路上朋友一堆

    一个我在房间里独自面对

    灰色的音乐 塞满黑夜 High的像麻醉

    好让翻搅的胃 安静一点 忘了全世界

    分裂前的热泪 分裂后的冷眼

    越爱谁 越防备 像只脆弱的刺猬

    分裂中的心碎 分裂后的假面

    不快乐 不伤悲 情绪埋藏成了地雷 等待爆裂

    一个我相信用心会被感觉

    一个我大喊真心会被欺骗

    开始的热烈 不停奉献 后来剩决裂

    谎言吞噬了心 带来刺痛 撕裂的蜕变

    分裂前的热泪 分裂后的冷眼

    越爱谁 越防备 像只脆弱的刺猬

    分裂中的心碎 分裂后的假面

    不快乐 不伤悲 情绪埋藏成了地雷 等待爆裂

    分裂前的热泪 分裂后的冷眼

    越爱谁 越防备 像只脆弱的刺猬

    分裂中的心碎 分裂后的假面

    不快乐 不伤悲 情绪埋藏成了地雷 等待爆裂

     

    逛了两天了,什么都没买。反思下原因,似乎是因为我只是重复的走那些线路,却没曾想是去干什么吧。故地重游最惨淡啊~

    这两天看到了两条新闻。

    1.一家四口失踪,疑遇害2.港铁发生坠轨事件

    晚上得知1.为中文大某职员一家2.为东铁“大学”站,即我每天上下车的站

     

    熬夜写report吧~

  • 2009-06-30

    July - [未分类]

    Tag:

    明天之后,大学的最后一个正常学期就要结束了。

    也许仅仅是唇亡齿寒,又或许目睹别离总比亲身经历来的更激触。

    又站在一个节点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暑假与节点,划上了这么强烈的等号。

    期末要考完了。面试的结果要出来了。还要再赴HK了——这次的时间是前三次加起来的总和。不知道还有没有旅游者的兴致,去逛旺角中环,坐天星小轮,上太平山兰桂坊,或者海洋公园。也许在黑暗笼罩的樟宜机场等待3K691的到来与飞过两岛间的洋面才会是我对HK最深刻的记忆索引。

     

            有太多的如隔世。也有太多的新幻景。既被固定在当下,又有何可惋,或何可妒。

            PS  武汉延续了两三天的暴雨今天晚上终于停下了。落霞时分的雨后天晴,真的很美。

  • 2009-06-28

    Plants/Zombies - [未分类]

    Tag:

         还剩两门考试,商业银行信贷管理与投资银行学。前者在开学的2个多月内大概上了4节课?以至于一半的内容都在最后两个星期的课内赶完,更制造出了近13点才下课的悲剧。后者,平均到课率30%不到,真、难为小谢老师了。

         不管怎么说,最后一次期末复习了,不能落下个坏尾巴。继续去教五暴殄天物,带着air上网本——和epc功能应该差不了太多吧,体积轻薄,用word写复习文本,偶尔蹭wifi,唯一的游戏是国际象棋……

         浑浑噩噩的到了4点回家开到街道口却接到某电话问去武大跑步,掉个头又回奥场了。武汉烧了一个星期,难得靠一场雷雨,在4、5点时释放出清晨的空气。走走跑跑的说起初中教学楼变成宿舍了,突然决定回去看看。在哲院与考试中心间的路上一辆车擦身而过,赫然是某花的ec120……也许已放假了吧,校门紧缩,徘徊了一阵,忽然瞅着一个高个子球衣男对着某女人交谈,而此女人,乃是我上大学以后见过数次却从没有相认欲望的刘yl……作为桂公公之前我求学生涯最讨厌的老师,同时也是最讨厌我的老师,(为什么都是教英语的,fxxk)我必然克服了极大的心理障碍去装着一副淡然的凑上去,请问您是刘允立老师么?同时脑袋里开始回放着此女人在英语课上掀翻我桌子的历史场景……不管怎样,三年又三年的,大概7年半的时间在她脸上留下了足够的印迹。带过我们的一个学期似乎不会给她留下任何印象,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小d——虽然小d对她讲述了一段赠书的师生情缘……刚才的高个子男生竟然是她的宝贝儿子,真想不到已经长的这么大了……她那上课时总拿出来秀甜蜜兼xx我们的宝贝儿子“我儿子比你们小很多却比你们懂事,我晚上一个人改作业到很晚,他会过来说妈妈妈妈我来帮你改……”哎为什么我对细节的记性这么好……

        一路似是充斥着这种时间的复刻。只是已不会惦记这些过往了。三年三年又三年,如是而已,下一步会在哪里尚未得知,却发现自己其实很喜爱这种可掌控而又不缺乏options的生活。

        其实最怕的还是像plants或者zombies一样,对吧?

        ps我似乎对此游戏很有爱……

  • 2009-06-19

    百日 - [未分类]

    Tag:

          MSN有问题,点开联系人左边闪亮的黄色小花,联系人卡片刷新良久,只会出来一排“暂时无法访问此空间,请稍后再试”。

          但是我却被告知,我的卡片上显示space上次更新是100多天前了。

          真是久远。那还是篮球联赛结束时吧?

          又是一年,一个轮换。考试前一个星期,教五轰的爆满。翻看手机里的照片,发现还存着上学期此时教五楼下抄着空教室的小黑板的照片。唔,蛮多事情,其实都满巧合的。一年一轮,刚好,比树好,不用砍断就能数出。

          期末复习,又要过不正常的生活了。

          就只是更新下space而已。谁知道下次被绿坝是什么时候呢,珍惜吧。

  • 2009-03-10

    March - [未分类]

    Tag:

       频繁往返于一条14.9km的路,从广埠屯到汤逊湖。

       车载mp3用的是很诡异的双头线,两边都是普通usb线的电脑端接头。妈妈把它从车里拿回家说放些新歌进去。可是一直找不到线,于是也就闲置了。同样的于是,最近两个月开车时一直听得湖北交通体育台的广播。

       再是一个星期前,爸爸拿回来个新的车载mp3。很开心,因为里面附赠了一条线。还是于是,可以重新启用旧的了。

       第二天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一堆线里发现了那根遗失很久的双头线。

       有时候会想,一些词用习惯了,会忘记创造出这种修辞的精妙。比如,是谁妙手偶得了一个“苦”来修饰“笑”。

       所以,可以坐在同一辆车里,继续重复高三时每隔一个星期都会驶过的路时,听着同样的音乐。即使口水,却是最精巧的记忆标签。不过彼时是不忍回望那堆红色的建筑,此时却是为了找个理由多看两眼而扭头对坐在副驾上的妈妈说,表妹就在那栋里面上自习在。

    ---------------------不知所以的一小段聊天记录--------------------------

       “你的头像竟然是只小狐狸……”                                                                                               

       “………………  

          很久以前的”

        “为什么要用小狐狸做头像……”

        “因为喜欢狐狸啊大灰狼啊之类擅长捕捉小绵羊的动物”

      “那你现实中的小绵羊是什么?”

      “………………………………………………

       …………有么、、、、?”

    ----------------------另一段仍然不知所以的聊天记录------------------------

       “你说是去喝Whisky咧,还是去喝Jack Daniel‘s+COke?”

             “Johnnie Walker…… ”

             “…………你太天才了……你怎么知道是Johnnie Walker……Red Label…… ”

             “因为我只知道这一种Whisky……  ”

    ---------------------------------------------------------------------------------------------------------------

          手机的联想输入法是密布着惯性陷阱的绝佳场地。会在输入high或者night之类的单词时忘记把4摁了多少遍,又或者在成功拼出consequences之类的单词时茫然于眼前混乱的字母组合忘记自己到了第几位。

          这种茫然感,时常会出现吧。 

  •    因为朝廷台舍得放烟火不舍得买转播包,这个赛季意甲多放中下游球队比赛,所以我妇再次得到张路和刘建宏的临幸,让我可以仔细体会这两人90分钟咿咿呀呀各种丰富语气词的思想感情。

          不得不承认,比赛前10分钟,看的让我有返老还童的感觉,好似回到青春期,懵懂期待所谓“心中小鹿乱撞”。Pavel前场左路带球直切大禁区弧拉开角度一脚爆抽,似是写完情书的落款;茉莉销魂的精准传中(当然,我们都知道,他的精准是指落点与包抄队员相隔不超过3米)逼得队长更加销魂的脚后跟磕射,又似颔首踟蹰等着心中紊乱的鼓点恢复紧凑的节奏好让他可以勇敢的将将白色信封塞入某个抽屉……

         好吧,矫情的文字……无非是青春期的幻想……中路高速带球中大力远射,千禧年之时Nedved在欧陆登峰造极的招牌动作;Del Piero,94年中路包抄脚后跟绝杀紫百合,宣示他不像阿芙洛狄忒一样,要依靠那位同样来自佛罗伦萨的画家的颜料和笔;他只需要用自己的灵秀和神奇的脚,记录金童的诞生……

         可是,时间线已经拉回到了2009……老去的王子们只是在坚守着父辈的旗帜,希冀下一代的人可以从他们手中坚实的接过。所以捷克人的射门留给了门将足够的反应时间去扑出,队长的脚后跟不再如黑暗中刺出的匕首刁钻的让人绝望。

         忐忑的表白会被坦然的微笑拒绝,精心构思的情书也许只是混杂在一堆稿纸中被随手扔走。

         缺少了椰子的防线被Cassano轻盈狠毒的刺穿时,我还在浅笑着构思用哪个长音节单词去形容今晚的开场表现。我不习惯一个人时叫喊,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笑。而刘建宏,当他执拗的念完他的“发送手机短信”广告时,Gigi已经在从地上爬起。

         第一次进攻,第一次射门。

         所以人们总是怀念豆蔻年华,多半是因为这样一段如泡沫或琉璃一般脆弱的时光,远没有记忆稳固。

         这就是全部90分钟的基调了。

         当皮队35米外45度角的任意球击中横梁再被立柱弹出,我已经懒得去想之前单调的门柱,划门而出,远点的包抄不到位。两翼狭长的地带的进攻潜力已经被Juve发挥到了极致。2脚传球切入禁区的固定模式在今晚算是行云流水了。Gio的上场,延续了今夜华丽的主题,也挽回了“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的悲情,却没有办法扭转抗击结局带来的无力。

         当Legrottaglie都连过数人突入禁区时,只想说,this is the most magnificent game by Juve for years,yet the most unlucky one..敏感区域阻挡倒地的漠视,身体接触后从未变过的判罚方向(哦对了,下半场和上半场换了一次),导播反复给出的慢镜头重放……好吧,既然不想给我们一个结果,那就忘记结果吧……谁会在意斜晖之时穿校服的孩子们在公交车站互相倚靠牵着的手能够一直紧握到十年之后呢?记住那些美好的让人心颤的画面就好了。